中超恒大球员薪水表
當前位置:首頁>原創基地>作品展示
《無痛分娩》11章  作者:武林

(人氣:28179  發表日期:2014年12月20日 20:58:56)

第11章



于海燕的小姨媽被當地醫院診斷為“功能失調性子宮出血”和“盆腔炎性包塊”,高度懷疑“子宮內膜癌”,被嚇壞了,立刻給外甥女打了電話。于海燕便把她接過來,住在婦科病房里,給予止血和抗感染治療,隨后分段診斷性刮宮,病理結果為“子宮內膜單純型增生”,子宮內膜癌被排除,但于海燕卻并未高興,因為血清hCG(人絨毛膜促性腺激素)居高不下,她和婦科的幾個教授會診后,診斷是“絨毛膜癌”。經過化療,hCG雖然有所下降,但包塊繼續存在,小姨媽還是說腹部疼痛。這天聽說夜班做了個腹腔妊娠,就來找魏麗麗問情況,順便把小姨媽的病情也說了說。魏麗麗一看病歷上hCG的指標和下面出血的癥狀,立刻問:“為什么不懷疑宮外孕呢?”

于海燕便笑著說:“你真是個典型的產科醫生,怎么只會看hCG啊?指數一高就說是妊娠。可我告訴你,我這小姨媽已經停經一年多,她老公也去世三年了,怎么可能懷孕啊?”

魏麗麗以前聽海燕說過她小姨媽是個戲劇演員,拍過不少電視劇,名氣不小,于是就沒有再說話,只是暗暗記住了床號和姓名,等于海燕一走,就讓婦科一個認識的醫生給病人查B超,如果真是宮外孕,是可以檢查出來的。

中午,B超報告送到于海燕手上,她一看圖像就愣住了。一個十分可疑的強回聲區,提示是異位妊娠病程遷延較久的表現。她立刻安排醫生剖腹探查,結果和魏麗麗猜測一致,還真的是陳舊性宮外孕。

小姨媽的手術不小,次廣泛子宮切除,加雙卵巢動靜脈高位結扎,再加盆腔包塊清除,等病人回到病房,都快下班了。于海燕雖然沒有上臺,卻一直在前后忙碌。江虹自告奮勇擔任特護,就診點收攤后,她還沒有安排新的工作呢。

對這個最后診斷,小姨媽始終一聲不吭。于海燕嘴上不說,心里還是有些埋怨的。有了這種事,怎么可以不跟醫生說呢?外人不行,但也應該和自己的外甥女說啊!于海燕是那種肚里放不住話的人,等到各項指標正常,人也清醒過來后,她便把江虹拉到自己的辦公室發起牢騷來。

“這種當演員的我看沒有一個好人,都這么大年紀了還亂搞。”于海燕氣不打一處來,關了門就說。“幸好子女不在身邊,不然怎么給孩子們交代啊?”

江虹卻沒有應和,還反駁道:“你這么說就沒有道理了。什么叫這么大年紀,你小姨媽才53歲,怎么能沒有生理需要呢?”

于海燕強詞奪理:“我40剛出頭,就沒有這種要求了。”

“你是神女,誰能和你比啊?”江虹懷疑地哼了一聲又說。“在這兒說兩句就算了,千萬別給你小姨媽臉色看,我看她已經很難為情了,這種事女人都會說謊的。”

“這個你就放心吧,我也就是跟你嘮叨兩句。”于海燕苦笑笑,其實她心里不舒服,并不只是為了小姨媽。人家老公不在了,找個人排遣一下寂寞,現在并不算個什么事。讓她感到懊惱的是竟然看走了眼,魏麗麗指出后,還嘲笑人家只會看hCG。現在診斷明確了,魏麗麗會不會在背后笑話呢?

多少年來,于海燕和魏麗麗雖然一直保持著閨蜜關系,暗中卻不斷地在較真。因為她無論是職稱還是職務都比魏麗麗高一頭,這讓她很能享受居高臨下的優越感。但論到業務水平,她就不那么自信,如果在這方面輸了,那感覺就太糟糕啦。想到這里,她就對江虹說:“宮外孕就不要再對外聲張,不管怎么說,這是病人的隱私,我們有責任保護。”

江虹笑笑問:“那魏主任那兒也不說嗎?”

“她不問就不說了,或者只說是子宮包塊。”于海燕裝著不在意的口氣道。“我小姨媽不檢點,我臉上也不好看啊。”

“知道啦。我也算是遠親,誰會自找沒趣呢。”江虹立刻應了一句,想想又問。“我那事,你問了嗎?”

“你的什么事啊?”于海燕有些不解地看著江虹。“工作安排嗎?”

“瞧你這記性。”江虹有些不滿道。“你不是說過,要為我和陳主任牽牽線拉拉關系嘛。”

“噢,是這個啊。”于海燕拍了拍腦袋說。“你看我這一忙,把你老人家的大事給忘了。你放心,我這就去找陳主任。不過我要給你打支預防針,這種事不可能是一廂情愿,也要看看他的想法,你說對不對?”

陳大衛還在辦公室,他剛去看了看那個腹腔妊娠的病人,雖然不是他主刀,但作為在臺邊指導的上級醫生,還是有一定責任的。所以他要了一份病歷輸到自己電腦里。看到于海燕進來,就把昨晚鄭偉如何診斷,以及手術的事大體說了一遍。

“這個鄭偉還真的不能小看。”于海燕由衷稱贊道。“一個外科醫生居然能看出是腹腔妊娠,不簡單啊。”

“不過我聽說,他也是和魏主任商量過的。”陳大衛補充道。“診斷也是魏主任檢查了病人后才確定的。”

“那是當然了。產科病人還是要由產科醫生作主嘛。”于海燕看看時間不早了,就笑了笑說。“我有個私人話題,不知陳主任想不想聽?”

陳大衛也笑著說:“您盡管說吧。”

于海燕便直截了當問:“這次您回國,有沒有組織家庭的打算啊?”

“有啊。”陳大衛很老實地回答。“說起來,您可別笑話,這也是我回來的主要原因呢。”

“這有什么好笑話的,很正常嘛。”于海燕趕緊說。“我想給你介紹個對象不知行不行?年齡與你相當,相貌也不錯,性格脾氣就更好了,你們還在一個科室。也許您已經猜到我說的是誰了?”

“您說一個科室,我就有點數了。”陳大衛這時倒有些忸怩起來。“但她能夠接收我嗎?我可是離過婚的,另外還有個麻煩事沒有處理好,有些棘手呢。”

“是刑事犯罪嗎?”于海燕笑嘻嘻地問。

“那倒不是。”

“只要不是犯罪就不算問題。現在誰沒有麻煩事啊?”

陳大衛想想又說:“還有一個,我不能生孩子。”

“這個你就放心吧。”于海燕馬上說。“她肯定也是不想要孩子。再說到了我們這個年齡也太危險啦。”

陳大衛卻不太有把握地說:“如果是這樣,我就只有一個顧慮了。”

“你還有什么顧慮啊?”于海燕不解地問。

“她現在還有一個對象呢。”

“對象?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她自己跟我說的啊。”

“她自己跟你說過?”于海燕更加糊涂了。“什么時候?”

“有些天了。”陳大衛想了想。“對了,就是出車禍的農民工發生早剝的那天晚上,我們在外面吃飯的時候,彼此說了些個人的事,后來就一起回醫院做了手術。”

于海燕這才恍然大悟,苦笑道:“原來您說是魏麗麗?”

“那您說的是誰啊?”陳大衛也覺得有些誤會了。

于海燕遲疑了一會,原想隨便撒個謊應付一下,但又覺得話已經說到這個份兒上,很難讓對方相信,于是干脆說:“我原來想說的是咱們護士長江虹。但后來想想,她哪能跟魏主任比呢,無論是長相、地位、品味都差遠啦,再說都四張半了還沒談過戀愛,我真懷疑是不是心理不正常,至少有怪癖,這樣的人我怎么能介紹給您呢?”

“這些我倒是沒想過。”陳大衛老實說。

“您沒想過,我可得替你想著啊。我們還是來說說魏主任吧。”于海燕的腦海里這時突然閃出一個念頭,雖然還不太清晰,但應該是個好主意。于是裝出一副深思熟慮的樣子說。“你的顧慮不就是她想和鄭偉好嗎?但這是不可能的。你知道是為什么嗎?”

“我不知道。為什么呢?”陳大衛其實是知道一些的,但更想知道于海燕對鄭偉的看法。

“鄭偉這個人很有個性,不想在別人的同情和憐憫下生活。以前和魏主任好,是因為那會還是風風光光的院領導,可現在他是個什么處境啊?”

“不過,我覺得魏主任對他的感情很深,也很堅定啊?”

“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吧。”于海燕笑了笑說。“大凡聰明的女人,常常會裝著對前男友忠心耿耿的樣子,但目的卻是為了讓現在的男友產生好感,這樣的劇情在電視劇里還少嗎?其實她的潛臺詞是這樣的:瞧啊,我對感情很專一呢,我不是個見異思遷的人,請你信任我吧。”

陳大衛卻搖了搖頭說:“但魏主任是不會做假的,這一點我很相信她。”

“看,我說得沒錯吧,她已經讓你產生化學反應了。說明她做得很成功了。”于海燕說著,就用手在空中畫了個句號。“反正,我是覺得你們倆很合適,有很多共同點,只要你下定決心,不怕犧牲追下去,最后的勝利一定是屬于您的,我是她多年的閨蜜,你就相信我吧。”

于海燕樂呵呵地慷慨激昂了一番,就和陳大衛道了再見。出門后想:“是啊,以前怎么沒想到呢,如果魏麗麗和陳大衛好上了,那鄭偉就沒了搭檔,那羊水栓塞不就泡湯了,江帆就沒有競爭對手啦!”

“談得怎么樣啊?”突然,江虹不知從什么地方跑出來,攔著于海燕的去路問。“你們談得好熱鬧啊。”

“沒戲。”于海燕擺出一副很無奈的樣子說。“我可是替你說了不少好話,可人家看中的不是你,是魏主任,那我就沒辦法了。要不,你再耐心地等一等?”

江虹卻放下臉子說:“得了吧,于海燕,實話告訴你,剛才你們說話的時候,我就站在門外。”

于海燕一下就惱了:“你竟敢偷聽?”

“偷聽怎么了?”江虹頭一歪,冷笑了一聲說。“你不幫我也就罷了,干嘛要吐我的臭水呢?我長相地位是不如人家,可品味差嗎?我沒談過戀愛是事實,但我的心理哪兒不正常了?我到底有什么怪癖?你倒是給我說說清楚啊。”

“我今天忙著呢,以后再說吧。”于海燕見來勢不妙,應付了一句就匆匆溜走了。

下到地下車庫,于海燕一邊上車一邊想:“陳大衛都表白了,干嘛不趁熱打鐵,把他們約到一塊,把事兒捅破,把輿論造出去呢?小東肯定會讓他爸更加堅定地拒絕魏麗麗,到時候說不定就真的成了呢。”想到這里,她就給魏麗麗打了電話,見對方沒有接,就發短信催她回話。不料魏麗麗回了短信說“在開會”,她就納悶了:這時科的人都走光了,她開的是什么會啊?于是又給江帆打電話,也是不接,也是回了短信說開會。這下于海燕就有些擔心了,會不會是上午省衛計委有了什么新精神,要我們醫院落實?但是,既然叫了魏麗麗,為什么不叫上我呢?



江帆一回到醫院,就立刻向早些時候回來的高院長做了匯報,說曾主任非常重視魏麗麗寫的這份報告,但要求立刻補充經濟核算這部分的內容。主要是創建無痛分娩中心所需要的所有投入,以及未來可能得到的收益,希望開展這個項目能夠做到不虧本,或暫時少虧本。明天上午省衛計委的領導就要討論,還讓魏麗麗親自參加。高院長聽了搓著手連聲說:“好事!這是大好事!你今天把所有的事都推掉,把魏主任找來,給我關起門來算賬,我這去叫財務科長。”后來,他自己也參加進來,對每筆錢都問清楚了,才讓寫進報告。

原來以為很簡單,不料越算越覺得復雜。支出這塊還好說,設備、藥物、人員的工資和獎金,基本上還有據可依,但收益的情況就比較麻煩了。現在醫院的收入主要靠藥費和住院費,手術算服務項目,收費標準其實是很低的,而打無痛就是一種服務,要達到收支平衡,就必須讓就診的人數達到一定的規模,否則肯定虧本。但算來算去,還是少一百多萬的缺口,正好是一套麻醉設備的價錢。

“我看還是再考慮考慮吧。”財務科長首先泄氣道。“如果只差一、二十萬,我還能從其他項目中補充過來,但這個數也太大了。”

高院長就問江帆:“能不能把獎勵的二百萬現在就打進去呢?”

江帆為難道:“那怎么行?剖宮產率能不能降下來,現在還沒有數呢。”

“魏主任有沒好辦法?”高院長看著魏麗麗問。

魏麗麗想想說:“要不這樣,麻醉機就暫時不買了,先借用手術室的,等有了錢再說。”

江帆苦笑了一聲說:“產科手術室只有一套,根本不可能借出來。”

“要不,其他方面的費用再擠擠?”魏麗麗建議說。“醫生的獎金別定這么高了。”

“這已經很低了呀。”江帆表示不同意。“如果做剖宮產,不用半小時,醫生就可以拿到150元。打無痛,兩個產程下來,至少得十來個小時,收入卻不到一半,如果再往下降,誰愿意加入這個團隊啊?”

“我可以不拿獎金。”魏麗麗很認真地說。

“那別人呢?”江帆立刻反對道。“至少麻醉醫生的利益要保證,不然這個項目還是沒戲。”

魏麗麗想到趙新,便說:“麻醉醫生我來解決。”

“還是再算算吧。”高院長這時心里也沒底了,想了想說。“醫生的起碼利益得不到保障,就是做起來,也不會長久。”

就這樣,從下午到晚上,四個人一直呆在行政樓的小會議室沒有再出來,盒飯也是讓人送進去的。錢的事確實讓人傷腦筋,但魏麗麗還是感到很振奮,她沒想到事情會進展得這么快,盡管前一夜被那個腹腔妊娠手術和鄭偉的那些話弄得幾乎沒有睡,但這會兒卻精神抖擻。她甚至還掐了掐自己的胳膊,怕是在做夢呢。

江帆一方面是替魏麗麗高興,她的愿望終于要實現了;另一方面也是他分管的領域有了新成就。他看得出來,省衛計委對這次無痛分娩中心的創建,比上次開辦流動人口就診點要重視多了。不過他同時也在想:老婆這一關怎么過?現在他可很清楚地記得于海燕在會前是怎么叮囑的。

凌晨快2點江帆回到家,海燕還在上網,這個并不出他所料,平時他們就睡得晚,況且今天好多事都沒匯報,于海燕肯定是睡不著的。

“說吧,為什么不接電話?你們開什么會呢?”于海燕從廚房的電控鍋里盛出一碗小米粥放在江帆面前,問。“這么忙,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?”

“還真是件很大的事。”江帆點點頭,喝了一口粥才說。“無痛分娩中心要上馬了。”

“怎么回事?”于海燕立刻緊張起來。“你把魏麗麗的報告直接捅給省里啦?”

江帆搖搖頭,就把在省衛計委開會的事敘述了一遍,最后說:“這可是上面的意思,魏麗麗只是運氣好,碰巧了。再說了,曾主任已經點了我和高院長的名,我再不發言也不行啊。”

于海燕曾多次參加過省衛計委的會,聽江帆這么一說,當時的情景完全可以想像出來。于是說:“算了,這次饒了你,搓衣板就不跪了,可下不為例。”

江帆連忙討好說:“等會我給你敲背,多少下都行。”

于海燕卻鄙視地笑了笑說:“別來這一套,無痛分娩上馬對你我都沒好處,還是好好想想怎么對付吧。”

“沒這么嚴重吧?”江帆這會不想和老婆拌嘴,含糊道。“也許是好事呢。”

于海燕卻沒有接江帆的話把兒,想了想,才關了電腦說:“VIP一定要搶在前面,明天就開新聞發布會。”

“新聞發布會?”江帆有些擔心地說。“不就是讓有錢人來生孩子嘛,也沒什么新聞由頭啊?”

“你不宣傳,人家怎么知道啊?”

“這事你再想想吧。”江帆不敢直接反對,但提醒說。“院里為什么要讓我們和伊麗莎白聯合?不就是怕有人說三道四嗎?你倒好,還怕別人不知道?就是要造些輿論,也是由蘇紅她們張羅。我們得經得住寂寞,甘當無名英雄才是。”

于海燕看江帆說到最后露出嘻皮笑臉的樣子,也就笑了笑說:“我也得和你說件事。”

“還有什么指示啊,老婆大人?”江帆知道于海燕不會再提無痛分娩,也就放了心,過來摟了摟她的腰,說。“是不是你小姨子老實招供啦?”

“上床再說吧。”于海燕立刻覺得身上有了反應,話也溫和起來。“這可是我們女人的風花雪夜,一個老姑娘,猴急要找男人,你要是想聽,就好好伺候吧。”

這一夜,江帆表現得特別賣力,讓于海燕愜意萬分。她想起和江虹討論生理需要時說過的話,不由得偷偷笑著想:“這事女人哪會說真話啊。”想畢,就翻過身把江帆壓在下面,自己沒完沒了地動作起來……



魏麗麗一早就趕到省衛計委,但等了一個小時才開會。麻醉機的事高院長出了個主意,就是想讓魏麗麗在會上哭窮訴苦,爭取讓省里買,醫院算借用,不然就不接這個活兒。魏麗麗從沒做過這種事,何況不是熟悉的院長,是省里的領導啊。另外,她也擔心上面覺得負擔太重就把這個項目給黃了。

不料當她提出這個問題時,發現曾主任和其他幾位領導根本就沒把這一百多萬當回事,他們關心的是無痛分娩能不能真正把剖宮產率降下來。

“這個是顯而易見的。”魏麗麗解釋道。“第二產程如果定在2小時,時間一過,許多孕婦就得做剖宮產。但如果延長到3小時,那許多人就會順產。這里所占的比例可不是小數呢。”

“聽說打無痛會延長產程,這是怎么回事呢?”一位領導問。

“是這樣,過去用的麻醉藥有問題,所以會把第二產程延長20分鐘,但最近配方調整后,只有13分鐘了。”魏麗麗說到這兒又強調道。“國外的數據證明,我們亞洲人對產痛的忍受力要更強些,所以因妊娠鎮痛而延長的時間,臨床意義并不大,完全不用擔心。”接著,魏麗麗就把發達國家開展無痛分娩的情況大概介紹了一下。

“我不是做產科的,有個問題不了解。” 另一位領導翻了翻剛剛打印出來的報告問。“你在報告中提到,無痛分娩會讓孕產婦的死亡率下降,能簡單說一說原理嗎?” 

“是這樣。”魏麗麗最歡迎這樣的問題了,于是立刻用手比劃著說。“打無痛也叫椎管妊娠鎮痛……”

“這個我來說吧。”曾主任打斷了魏麗麗的話,對那位領導說。“無痛分娩的麻醉方式和剖宮產是一樣的,只是用藥的劑量不一樣,要比剖宮產少十分之一。所以呢,萬一病人出現問題,就可以立刻加藥做手術,省掉了麻醉的操作時間,那會可真要爭分奪秒,搶救及時,死亡率當然就下來啦。魏主任,我這樣解釋準確嗎?”

“太準確了。”魏麗麗高興地回答,又說。“因為無痛分娩要求麻醉醫生24小時呆在產房里。大家都知道,手術醫生是治病的,麻醉醫生才是保命的,產婦發生意外實際上主要是麻醉醫生在搶救。也可以說,孕產婦有麻醉醫生保駕護航就更安全啦。”

“嘿嘿,聽你這么說,我這個前麻醉醫生可真是太欣慰了。”又一位領導笑了起來。

“其實我們昨天晚上已經開會研究過了。”曾主任這時看著魏麗麗說。“今天叫你來,主要是給我們上上課,補充補充無痛分娩的基本知識,這樣才更有信心來支持你們的工作。我這兒還有幾個問題,您再給大家解釋解釋。”

就在魏麗麗很興奮,也很輕松地向省衛計委的領導講述一些孕婦鎮痛知識的時候,幾乎是同時,于海燕也在高院長的辦公室里談論著同一個話題。她是主動來找高院長的,并且說的第一句話就把對方給鎮住了。

“魏主任說過嬰兒的死亡率嗎?”于海燕在昨晚的激情過后,并沒像江帆想的那樣滿足地睡去,而是立刻盤算起如何來阻止魏麗麗計劃的實施。欲望退去后是人最清醒的時刻,所以她沒怎么費事就想到一個點子:先拿下高院長。

高院長是軍人出身,沒上過醫學院,只是因為曾經擔任過一所部隊醫院的政委,轉到地方后就按級別安排到省一院來當院長了。雖說上任的兩年來,他也刻苦普及醫學知識,但畢竟很有限,現在聽于海燕這么一說,立刻就警覺起來,問:“是因為什么呢?”

“您想想啊,如果按魏主任的說法,第二產程可以延長一小時,那胎兒老是出不來,呆在孕婦肚子里的時間越長,發生窘迫和窒息的機會就多啊,那死亡率能不高嗎?這也是普通人都懂的道理啊。”

高院長的自尊心立刻被刺激起來,便嘖嘖嘴說:“這事兒魏主任怎么沒跟我提起呢?”

“她當然不會說這些負面的事啦。”于海燕見高院長有些后悔的樣子,便加重了口氣說。“這些年剖宮產率升高,也沒聽說哪家醫院受過批評。但死亡率卻是個大事,是要在上級機關登記備案的,還容易引發醫患矛盾。同時,也是上級考核的重要指標。如果是因為我們搞無痛分娩而提高了嬰兒的死亡率,后果很難想像啊。”

“這樣吧,一會等魏主任回來,你讓她來找我一下。”高院長終于把于海燕最想聽到的話說了出來。

“院長啊,您可千萬別說是我說的。”于海燕笑著請求。“我覺得魏主任的想法還是挺好的,只是太超前了。其實,我在大原則上也是表示支持的,可別讓她覺得我在后面拆臺啊。”

“這個你就放心吧,剛才說的這些,其實也是我應該想到的。”高院長想了想,又說。“這樣吧,你別通知魏主任了,我來給她發短信。”

于海燕當然巴不得如此,便拿出早晨打印出來的一頁紙放在高院長的辦公桌上,說:“這是我從網上下載的一篇文章,是位產婦寫的,她認為剖宮產不是一無是處,其實也是一種正常的分娩方式。作為患方,這么說還是有一定說服力的,您有時間看看吧。”

高院長拿起那張紙,見上面的標題是《剖宮產的優點》,就放進抽屜里。又囑咐于海燕說:“千萬不要對魏主任有什么看法,她確實是在為廣大孕婦著想呢。”

“這個還用說嗎?”于海燕立刻說。“她是我聘過來的主任啊。”

魏麗麗開完會,又被曾主任叫到他辦公室坐了一會,曾主任說了一句話,讓她高興得差點跳起來。就在這時,又收到高院長的短信,說一起吃午飯,于是她破天荒打了輛出租,直奔省一院的員工餐廳。高院長和江帆已經點了菜在等她呢。

“開會的情況怎么樣?”高院長笑著問。“麻醉機的事讓他們很棘手吧?”

“我們上當啦。”魏麗麗笑著說。“他們讓我們算賬,意思是經費不足的部分由他們來承擔。”

高院長脫口說:“這個老曾真是個滑頭,早知道如此,我們就可以多寫些開支了。”

江帆也笑著說:“人家就防著我們這一招呢。”

“也是。領導就是聰明嘛。”高院長點點頭,看著魏麗麗說。“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來,第二產程延長后,胎兒的意外會不會比以前要多啊?”

“您這是聽誰說的?”魏麗麗看了看江帆問。

江帆連忙說:“這可不是我啊,高院長考慮問題比較周到,當然就會想到胎兒的問題了。”

“其實這個問題不存在。”魏麗麗對高院長認真說。“我說第二產程延長一小時,是指孕婦完全可以在這段時間內正常分娩。如果胎兒情況不好,當然會采取措施。”

“我也同意魏主任的這個觀點。”江帆旗幟鮮明道。“只要有指征,該剖的當然是越早越好。胎兒絕對不會出問題。”

“時間不是死的,要看病人的具體情況。”魏麗麗點了點頭,繼續補充道。“無痛分娩根本不會增加胎兒的死亡率。”

“這個是不是再研究一下?”高院長這回沒那么快就表示認同,看著江帆堅持說。“如果不能絕對保證胎兒的安全,我們就不能貿然嘗試新的分娩方式,我這個原則是不會動搖的。”



吃完飯,魏麗麗立刻去找于海燕。高院長的態度突然改變,她估計是有人做了工作,而這個人如果不是于海燕還能是誰呢?

不過,她不能直接問。因為她知道,像于海燕這種人,是會破罐子破摔的,到那時候就不太好收拾了。于是說:“鄭偉說他要跟一個蘇紅前老公的什么堂妹結婚,你說我該怎么辦?”其實這也是魏麗麗很想和于海燕聊聊的一個話題。

“那有什么呀?很正常嘛。”于海燕見魏麗麗匆匆來找她,原來還有些擔心,一聽這個就笑笑說。“那你也找個人,不就完了?”

“我可是認真的。”

“我也是認真的啊。”于海燕不再笑了,心里卻覺得聊聊這種事很享受,便又說。“你只要點個頭,我這就給你找一個,保證你不后悔。”

“我可沒心思開玩笑。”魏麗麗皺著眉頭說。“你先幫我打聽一下,到底是真是假。”

于海燕更開心了:“如果是真的怎么說?”

魏麗麗泄氣道:“如果是真的,當然只好放棄了。”

“我看啊,這八成是真的呢。”

“那還是要問問清楚啊。”

“我這么忙,哪里能打聽到啊。” 

“你找江護士長啊。”魏麗麗立刻湊近說。“聽說她對醫生護士的這種事可上心呢。”

“那你去找她啊?”

“我跟她不熟嘛,哪好意思問這事。你們是親戚,平時肯定也會八卦一下嘛。”

“瞧你說的,我什么時候八卦過這些事啊。”于海燕又賣了個關子,才說。“其實,這事我還真的聽說過呢。”

“你聽說過?”魏麗麗有些吃驚道。“什么時候?怎么不告訴我啊?”

“又不是什么喜事,干嘛要告訴你啊?惹你生氣,我是那種人嗎?”

魏麗麗迫切道:“好啦,知道你是為我好,快說吧,到底聽說什么了?”

 “我聽說蘇紅前老公的堂妹對鄭偉的遭遇很同情。”于海燕嘆了口氣才接著說。“你想啊,孩子無證駕駛把人給撞了,又沒死,那賠償起來可是無底洞啊。你說鄭偉堂堂一個大醫院的副院長,外科高手,可窮得連套像樣的房子都買不起,不值得同情嗎?”

這些事魏麗麗當然是知道的,當年鄭偉的兒子出事后,醫院有不少人就是出于同情才秘密捐的款,她就是其中的一個。

“不過,那個女人資助鄭小東可有個明確的目的,就是為了有一天能和鄭偉結婚。”

魏麗麗聽了于海燕這么一說,受到的打擊可不小,不免沮喪問。“鄭偉那時知道嗎?”

“他當然不知道了,不然怎么會跟你好呢?”于海燕想了想才又說。“不過話又要說回來,鄭偉可是個知恩圖報的人,現在知道這個女人對他孩子這么好,照目前他的這種處境來說,也沒什么可以選擇了。”

“可這個女人能給他帶來幸福嗎?”魏麗麗并不甘心道。“鄭偉也太糊涂了,就因為人家給了幾個錢,就把自己賣了?”

“也許開始他們會有些不和諧,但一起過幾年,就其樂融融了。現在這種事也太多啦。”

魏麗麗不再說話,于海燕這么說并非沒有道理,就像鄭偉說的,到了這個年紀,結婚也就是找個伴了。

“好啦好啦。”于海燕見魏麗麗真的傷心起來,就摟著她小聲說。“陳主任對你的印象可好了,為什么不考慮一下呢?”

魏麗麗卻很堅定地說:“陳主任給我的印象也不錯,但我不會考慮,這個我自己也非常清楚。”

“不要把話說得這么絕對嘛。”于海燕笑了笑。“男女之間,這種變數多得很呢。我看你還是給自己留個余地,省得以后我當伴娘時揭你的老底。”

“我再說一遍,這不、可、能!”魏麗麗加重了語氣說完,突然換了話題道。“還有一件事我想問問你,第二產程時間延長,怎么會導致胎兒死亡率上升呢?你是不是欺負人家高院長對我們的產科的事不熟悉,聳人聽聞啊?”

“你這是聽誰說的?”于海燕吃了一驚,心想這種事可不能承認,便裝著很生氣的樣子說。“我怎么會說這種話呢。”

“你可別給我裝。”魏麗麗老實不客氣地警告道。“這種事除了你,不可能有別人說。”

“哎呀,你這可是太冤枉人了。”于海燕叫了起來。“走,我們找高院長去對質。要不是我說的,我跟你沒完!”

“那我們走啊。”魏麗麗毫不猶豫說。

“走就走。”于海燕硬著頭皮先走了幾步,又回過頭來說。“你以為我不敢嗎?但你也要想好后果,要是讓領導下不了臺,可沒你的好果子吃。”

“得啦,誰有這閑功夫跟你去對質啊。”魏麗麗當然不想和于海燕真的鬧翻,她這么說,也就是想表明自己的態度,讓于海燕知道,她可不是個菜鳥,那么容易被唬弄。便說。“既然你這么說了,我當然相信啦。”

“你可讓我太傷心了。”于海燕還在繼續表演。“我們這么好的朋友,怎么會在領導面前壞你的事呢?”

魏麗麗這時倒放了心。心里想,海燕不敢堅持,那高院長就更不可能把這個問題放到臺面上來討論了。于是笑笑說:“無痛分娩的計劃省里曾主任很重視,我正想和你好好討論一下,你看把就診點這塊地方改造一下,我的辦公室就不用再搬了。”

“這可不行。”于海燕把昨晚就想好的另一個對策說了出來。“VIP馬上就要正式接受病人,我要你當科主任,不許討價還價啊。”

“什么?讓我當主任?”魏麗麗很意外。

“是啊,你當正的,陳大衛當副的。我已經報上去啦。”

“不行。”魏麗麗堅決拒絕道。“你怎么連聲招呼都不打就往上報呢?我們當初可是說好的,你也答應過,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難道你忘啦?”

“魏主任。”于海燕也決不退讓,拿出公事公辦的口氣說。“我們是好朋友,但你也別忘了,我也是你的領導。如果是別人這么說話,我早就把她開了。”

“那你開啊。”魏麗麗卻一點也不畏懼,冷笑道。“你只要敢開除,我一分鐘也不會留在你這兒。不信你走著瞧。”

說完,魏麗麗就扔下于海燕走開了。但她馬上就自我檢討起來,因為這種情緒在她身上從來沒有發生過。“不對,你根本不是為了工作上的事,你是因為鄭偉要和別的女人結婚,所以你才發怒,才拿于海燕發泄。你怎么能這么不冷靜呢?眼看無痛分娩中心就要建立起來,你卻輕易放棄掉,這也太不明智啦!”

發表評論關閉窗口
聲明:該作品版權歸 武林 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!
該作品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,與本網站無關。
該作品如果涉嫌抄襲等所引起的法律糾紛由作者負責。

版權所有 回龍觀社區網 Copyright© 2000-2020
中超恒大球员薪水表 高频彩追号 千炮捕鱼达人街机 湖北30选5玩法 2013中超即时赔率 黑龙江快乐十分号码走势图分布 青鹏棋牌游戏平台 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彩票大赢家 十一运夺金 陕西快乐10分钟预测 双色球红球选号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