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超恒大球员薪水表
當前位置:首頁>原創基地>作品展示
同窗會 | 流年幾度  作者:下午茶

(人氣:44852  發表日期:2017年02月18日 22:38:33)

有些人明明相愛,能相濡以沫的,卻相忘于江湖了。

她畢業20周年的同學聚會,他其實沒有充分的理由來,因為他不是那一年畢業的。他比他們高兩級,是他們的師兄,他自己也猶豫過,要不要來,但他還是鬼使神差的來了,也許他來這里只是為了見她,多年不見的師妹。而且,他是從那么遠的地方來。



一、匆匆那年

二十年前,不,是二十四年前,她入學。他們在同一個系,他是她的師兄,比她高兩級。他迎接新生,遇到了她。這座高校里的文科系比較多,以中文、歷史、心理聞名,因此,女生也就比較多。但是他只對她有一種親切感。從見到她的那一刻起,就注定了,她是他此生的牽掛。

其實他和她算不得同鄉,就如同湖南和湖北,河南和河北,生拉硬扯,也能攀上點關系。他就以同鄉師兄的名義常常照顧她,反正給自己一個理由吧,也給別人一個理由。

他那個時候幫一位老師照看一個機房,她也就有比較多的機會去那里用計算機。學習累了,他們會一起去吃夜宵。晚上九點鐘的校園寧靜中有著一絲躁動。晚上的課程和講座都結束了,上自習和泡圖書館的也累了要休息一下,去食堂吃夜宵的也行動起來了。晚上九點的校園就這樣悄然活躍起來,但是不那么聲張,就是悄悄然的,情侶們說話也是輕聲細語的。

她大一那年的下半學期,學校里辦大學生電影節,他們參加了影視藝術學會,學會的會員會幫忙電影節做一些事情,其中一些會員就會輪流在校園里義務為電影節賣電影票。那電影票是聯排的,就是好多張一聯,那一聯上是不同的電影,一部接著一部,價格也好便宜。買上一聯裝在書包里,那是相當期待,相當滿足的。要是男同學買上兩聯,約好了和女朋友一起去,那就更期待、更滿足了,幸福指數是相當高的。

他們先在海報欄里貼出電影節海報,然后就在海報旁邊擺一張書桌賣票。那地方接近食堂,人流密集,他和她專門在下課了、食堂要開飯的時候開始賣票。年輕的他們都有著一顆躍躍欲試的心,想嘗試一些不曾經歷的事情。多年以后他都記得他們在海報欄旁邊賣電影票的畫面。

賣電影票是不收報酬的,不過電影節組委會還是送給了他們一些贈票,他們總能看幾場免費電影。他就騎自行車帶她去看。她坐在自行車的后架上,初夏,微風吹著她長長的裙擺,自行車把偶爾晃動一下,走偏了方向,又馬上拐回來,朝著禮堂方向騎去。夕陽里,他們的影子很好看。

時間總是匆匆地溜走,她大二的時候,他就已經大四了。

她大二那年,他們喜歡上了逛書店,那個時候海淀圖書城還很紅火。他們就經常周末一起去那里看書。有時候會在那里坐上一天。大多數書店的設計不夠人性化,沒有給挑書的人準備坐的地方,他們只能找一個人少點的地方,靠著擺書的貨架子坐在地上,把書包放在一旁,看上一天。她會挑幾本書來看,喜歡的放在左邊,不喜歡的放在右邊。有一次他站起來要去幫她把放在右邊的書放回去,她叫住他,“你不知道是從哪里拿來的,還是我去吧。”

學生的消費能力很有限。海淀圖書城的書店多,他們買一本書都會貨比三家。他們經常一次只買一兩本書,也有的時候一本都不買,只是看。那些年,他們是把書店當成圖書館的。他大四寫論文需要查資料,有時候就從書里摘抄,那時候書店還能復印,想起來蠻有人情味兒。

畢業越來越近了。她一直期待他會說些什么。有些事情,是不好女孩子先開口的。有一次他們沒有去海淀圖書城,只是去了本校的出版社書店,就在校園門口,既方便學生,也對外。書店還有一個通往校內的小門,不是本校的學生大多不會發現那里。她喜歡上一本臺灣女作家的書,他就買了送給她。從出版社書店出來,他說走走吧,那個晚上他們一起走了很遠,然后又找了個地方坐了坐。那一晚,她以為他會說些什么,好像環境都感知到了什么,月亮躲到了云的后邊,蟲兒也安靜了,時間好像也走得慢了,怕打擾他們……,但是他還是沒有說。

他也很糾結,他想跟她說但是一直沒有勇氣說出來的話,再不說就真的沒有機會了。他當然并不希望她只是同鄉和師妹......,但是,她看上去那么純凈,目光如同湖水一樣沒有波瀾,他不確切知道她的想法,若她的想法是不同的,那會多難堪?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難堪,年輕的他還承受不起。

而且,他能給她想要的未來嗎?她的家在老家那座省會城市還是有些背景的,她也偶爾說起來過,父母希望她畢業回去,可以給她安排體面的工作,甚至一樁門當戶對的婚姻。而他,還什么都沒有。但是他年輕,有很多夢想,這世界有很多機會等著他去嘗試。他要去闖一闖。他終究沒有說出來想對她說的話。

七月份的校園,充滿著離愁別緒……。二十年前,他們就這樣各奔東西了。他留學異乎尋常的順利。他走的時候她沒有送,她覺得他的藍圖里從來沒有自己。

男孩子在年輕的時候總是會猜對方想要什么,覺得自己給不了。等到中年之后才會明白,年輕的時候給得起的,日后是真正給不起了。那個時候人們總是輕易地說再見,而事實上,再見卻并不容易。

 

二、聚會

聚會見面的那一刻,她微微有些詫異,他,從那么遠的地方來,飛機飛了8個小時才到。而且,他并沒有報名說他要來。就這么突兀地出現在自己面前。而且,今天的他們已經不是二十年前的他們了。他們都變化很多,他比20年前干練沉穩。而二十年情路的變遷和職場的歷練,讓她也不會把那一刻的詫異太久地寫在臉上,她莞爾地笑,“師兄,好久不見。”

“好久不見。“他說。二十年過去了,他仍能從她的笑容里找到又熟悉又親切的感覺。

外地的同學陸續到了。寒暄,敘舊,吹一吹牛又有何妨?聚會的種種喧囂......

有一個南方的同學正在創業,需要融資,就有人開玩笑說,“你不妨去創業街去碰碰運氣,找一家大的咖啡館,坐進去,假裝深沉的樣子,就會有人主動搭訕你,‘要不要融資?’”

創業的同學就問,“創業街在哪里?”

“就是海淀圖書城啊,現在沒有人看書了,只有人創業。書店都關了,滿街的創業咖啡廳,到周末有各種創業講座。”

他的心微微一動,看來她也應該很久沒有去那里了,他們一起吃面的面館還在嗎?

兩天的聚會很快就要結束了。第二天的晚上有人喝多了,20年前未了的夙愿,20年中的人情冷暖,20年后的苦辣酸甜,都隨著酒精的作用宣泄出來。也有哭的,也有笑的。醉笑陪公三萬場,怎能不訴離殤?

“哪天走?”她問。

“既然來了,就不那么急。”他說。

 

三、不見了的圖書城

此后的幾天,他沒有見別的同學,他只是和她一起在什剎海、五道營坐坐。他也有一些商務上的事情需要處理。

她已經開始工作了。只是大規模的聚會雖已結束,但是小規模的聚會還在繼續,從外地來還沒有回去的同學,帶孩子來還在各處逛逛的同學,關系比較好的同學,室友,還有他。她工作,但是不在狀態。

他臨走的前一天,他說想去中關村創業街去看看,也就是原來的海淀圖書城。他們在步行街上找了一家咖啡館靠窗坐下。他們看著窗外的步行街,已經遠沒有當年熱鬧的樣子。雖然創業的人多了,但是創業終究是少數人的事,而讀書曾經是很多人喜歡的事。

物是人非,流年幾度。那個時候他們喜歡吃這條街上的美國加州牛肉面,他一度以為美國加州人都愛吃牛肉面,等到他去了加州,發現那里根本找不到自己吃過的牛肉面。

她也說起來她去東京吃到的麻婆面,感覺很好笑。他們就說了一會兒他們過去、現在吃過的、正在吃著的山寨的東西,淡淡地說著些瑣瑣碎碎的事情。就像20年前的那場分別,也沒有催人淚下的場面。就好像20年也不是太久,好像20年里也沒有發生特別重要的事情,好像他們早已習慣了這種方式,即便時隔20年,也不想有所改變。

說到真的要走了,他們停住了,她看著窗外,他看著她。街對面的咖啡館人來人往,陸續人多起來,好像有企業用了那里的場地在開會。她把目光收攏回來,與他的目光遇到。她面前的杯子動了一下,咖啡也跟著漾了一下,旋即平靜了。他看到她目光里的一絲期待,叫人心痛,他的心也跟著痛了。

在異國他鄉的這許多年,他何嘗不常常想起她。打拼多年,他才發現,自己種種努力換來的,不敵一份輕易放手的情誼。但是,他們是真的錯過了,今天的他們都已經有太多的牽絆,他已經沒法像20年前可以承諾她一生。他知道,此刻,他不能打擾她,也不該打擾她。但是他不知道,事實上,他已經打擾到她了。

“如果時間能回到20年前,我一定會對你說出那三個字,然后牽你的手,問你可不可以和我攜手天涯?”他在心里說。她比年輕的時候多了成熟的美,還是很動人。也許是因為要離別,他也從來不曾有這樣強烈的感覺,想要憐惜她,愛護她。但是最終他也只是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,嘴里說出來的是,“明天不要送我了,你上班吧。”

他的手的溫度,就這樣印在了她的手上,久久不曾褪去。

有那么一會兒,他們誰都沒有說話。

“你現在去哪里看書?”他先開口了。

“最近一次去的是圖書大廈。”她說。

“走吧,我們去那里。”他比20年前多了些霸氣,好像也沒有要和她商量的意思。他們結了賬出來,叫了一輛出租車去了圖書大廈。

那天圖書大廈的坐讀族里多了兩個中年人,一個西裝革履的,把西裝脫了給旁邊的女人蓋在腿上,因為女人穿的是裙子,要么就沒法坐下了。男人先坐下了,給女人鋪了張報紙在地上,然后拉她坐下,在她的膝上搭上了西裝。她慢慢把自己挑來的書分成兩部分,一半放在左邊,一半放在右邊。

他們也沒有坐很久,他們自己大概也覺得自己坐在學生們當中不合時宜。他起身拿起她左邊那摞書去結賬,指指右邊的那一摞說,“你把它們放回去吧,我不知道你是從哪里拿來的。”他們還是打擾到了別人,他們旁邊的男孩子把一只耳機摘下來抬頭看了他們一眼,然后又自顧自地讀起書來。

她抱著他送給她的那摞書從書店走出來。她說,“現在的書真是不好,有很多包著一層塑料紙,這讓人怎么看呢?”他說,“現在人們都從網上買書了,自然不需要打開包裝來看。”分別就總是這樣淡淡的。

 

四、似水流年

第二天她就真的沒有送他,和20年前一樣。他登機的時候,她正在開會,就隨手拍了張會場的照片發給他。他說飛機晚點了,雖然登機了,但是飛機不起飛。停了一下,他發來一條信息,“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,你能不能如實回答我?”她在躊躇他到底會問些什么,他會問那個老套的問題嗎?“如果我有多一張機票,你會不會跟我走?”然后,她自嘲地笑了,這么多年他都沒有說,他怎么會說?就猶豫了那么一下,他的信息再次發來,“要起飛了”……

他就沒有問,她更不需要答。這一別還會是20年嗎?抑或更久?飛機飛了8個小時,到了目的地,他似乎把他的問題忘記了,不再提起......

窗外的雨,淅淅瀝瀝,路面還沒有打濕就收住了。她扭頭看窗外,雨總是不肯下下來,好沉悶。她好希望這是一場酣暢淋漓的雨。這一點點雨算什么?她希望,這雨或者根本就不曾下過。就像人生的一些經歷,一些人,一些事,要么酣暢漓淋地經歷過、愛過,要么從來不曾發生過,不曾相遇過。

每個人都有些不能忘記、又不得不放棄的心愿;總有些,不忍不舍,又不肯去觸犯的界限。他和她或許不應該重見的,重見似乎也只是為了再次印證些什么,加重些什么。有些人明明是相愛的,卻誰都沒有說,亦或是愛得不夠深切,終究就只能相忘于江湖了。
網友評論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謝謝~~(空) 下午茶 2017/03/15 13:32
  寫的真好!!真有同感!!希望繼續讀到您的文章!(空) 夢瑾 2017/02/24 11:46

發表評論關閉窗口
聲明:該作品版權歸 下午茶 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!
該作品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,與本網站無關。
該作品如果涉嫌抄襲等所引起的法律糾紛由作者負責。

版權所有 回龍觀社區網 Copyright© 2000-2020
中超恒大球员薪水表 吉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 山东老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大乐透彩票大奖排行 东升彩票安卓 黑龙江22选5怎么算中奖 喜乐彩种几个号码彩有奖 nba比分在线 极速11选5的正规网站 湖南快乐十分稳赚技巧 宁夏十一选五胆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