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超恒大球员薪水表
當前位置:首頁>原創基地>作品展示
你若不傷,歲月無恙  作者:下午茶

(人氣:27989  發表日期:2017年05月31日 15:56:07)

從離靜安寺不遠處的希爾頓酒店吃過早餐出來,文美打量著上海這座城市,此時的上海正是早上上班的時間。

酒店外路上急著上班趕路的人,所有的匆忙都寫在臉上;酒店大堂里也有拖著行禮等待退房、急著趕飛機的人,他們的匆忙則不動聲色。這是一個匆忙的早上,匆忙得和過往的日子一樣,匆忙得再平常不過。

文美按照大堂經理指給她的方向去找地鐵站,她要去浦東。文美沒能一下子就看到地鐵站,又問路邊報亭的老板,“請問地鐵站在哪里?”報亭老板的態度遠沒有希爾頓的大堂經理好,不耐煩地指指靜安寺的方向。

華山路和延安西路交叉口的過街天橋是個四方形的天橋。文美上了天橋,馬上就看到了地鐵站。地鐵站緊挨著靜安寺金碧輝煌的建筑群。靜安寺是真正可以用金碧輝煌來形容的,因為那廟宇的屋頂確實是黃金鍍過的,遠遠看金燦燦的,層層疊疊的,北京的雍和宮可沒有這么氣派。

這座四方形的天橋,到了夏天的時候,天橋的外側會裝點時令的鮮花,鮮花的栽培方式跟居家窗戶外擺放盆栽的方式差不多,只是家里的花盆大多是圓的,這里的是長方型的,又窄又長。行人過街很方便,不論在站在十字路口的哪個方向,都能順利地過到你想去的方向。你若是跟一個人約了見面,東西南北說不清楚,互相找不到,也可以到天橋上去匯合,就彼此都能看到了。

文美的書包里常年有上海地鐵的充值卡,上海一年總是要來上幾次的。

文美到上海出差有兩個截然不同的差旅標準,若是別的公司出差旅費,必然住希爾頓、香格里拉,出入定是企業安排了接送的車,完全不用自己操心;若是自己報社出差旅費,就得住漢庭、如家,出入若是去遠的地方一般都是坐地鐵的。不過住漢庭和如家的機會也不很多,因為報社一般是鼓勵大家借著其他公司開會的機會去上海辦事的,這樣報社連漢庭和如家的錢也不需要報銷了。你拿著上海地鐵充值卡的那幾十塊錢的發票,你也好意思回去報銷嗎?所以,給報社辦事,基本上公家是不產生任何費用的。

若說媒體人心里或多或少地住著一個芮成鋼,文美心里也許曾經有過,不過一定不是一個大大的芮成鋼。在希爾頓住得久了,芮成鋼會變得大一些,地鐵坐上幾回,芮成鋼就又變得小了,然后就不見了。



一、上海,上海



新年第一飛就是上海。文美出差時間一般也不會很長,三四天居多,只是剛過完年,不太有工作狀態,整個人都覺得懶懶的。出差的任務也就是開會,沒什么特別的。

入住了靜安寺附近的希爾頓酒店。“總比住在浦東好些”,文美想。文美出差上海,還是住在浦東的時候居多。浦東除了到濱江大道看看黃浦江的夜景,真的沒有什么好玩的。雖然浦東的商業區也繁華熱鬧,但是沒有時間和歲月的洗禮,仿佛就缺少了內涵和韻味。靜安寺附近因為有寺廟的緣故,中秋節前后會有賣素月餅的,平時也有素齋。張愛玲故居就在不遠處,也讓這一帶多了些舊上海的味道,從常德公寓旁邊走過,總想找找有軌電車的痕跡,但其實是找不到的。

新年伊始,企業都在做年度市場預算,文美不能錯過這個機會跟上海的客戶溝通一遍。約來約去就把時間約得滿滿的。

會議只有一天的時間。第二天文美先去浦東。從希爾頓酒店吃過早餐出來,文美坐地鐵到浦東。外邊的霧霾很重,以為離開北京就能逃離霧霾,那真是個不切實際的想法。

早上上班時間的上海地鐵和北京地鐵也沒什么不同的。人多再加上海地鐵報站的聲音要小一些,稍微溜個號,就忘了是在上海了。看著看著手機,抬頭一看,才發現不是到了西直門,而是到了陸家嘴。

雖說人在上海,或許是因為經常來的緣故,或者是霧霾的緣故,叫人打不起精神來。

坐地鐵坐到世紀大道。出了地鐵站不遠就是她要找的那棟寫字樓。文美到客戶樓下的時候,時間還早。電梯從20層下到了一層,文美沒有上。寫字樓一層大堂里有兩排座位,既然時間還早,文美就在那里休息了一下,坐著出了一會兒神。看著坐電梯的人少了,她才走去電梯間。這一梯果然人少,電梯里還有鏡子,電梯里沒有別人的時候,文美朝鏡子里笑了一下,還好,笑容還不算僵硬。到客戶前臺的時候,文美看上去已經精神多了。

上午還算順利,中午吃了生煎包和鴨血粉絲湯,下午霧霾散了一些,文美覺得精神好多了。“明天就可以回去了”,文美正在想,手機響了,是北京同事打來的。“文美,你是正在上海嗎?我本來計劃今天去上海開會,可以突然有事走不開,你能不能幫個忙,替我開個會?會議是明天的。”同事說。

替同事開個會,只比原計劃晚回去一天,文美不好拒絕,只好答應了。



二、從濱江到古鎮



沒辦法,改簽機票,傍晚又換了一家酒店,是另外一家開會的企業安排的。這次改住浦東濱江大道旁的一家酒店,也還不錯,拉開房間的窗簾,黃浦江的燈光和游船立刻映入眼簾。

江景房剛住進去,文美的行李箱還沒來得及打開,領導打來電話,“咱們報社上海的廣告代理商正在和客戶談一個項目,剛好你在上海,你就去支持一下吧,同時也看看代理商的操作是否合規。”文美瞬間后悔答應了替同事開會,心情頓時墜入谷底,這一耽擱,可就不知道要耽擱幾天了。

后邊的日子如文美所料,不是一兩天能搞得定的,連周末都搭在了上海。五星級酒店也不是可以無限期地住下去的,文美找了一家經濟型酒店住了進去。這家酒店離市區有些遠,不過好在剛開業不久,設施還比較新,倒也干凈整潔。最好的是酒店外就是一個小古鎮,文美估計這樣會比較安靜,總比住在鬧市里好,就寧可跑點路了。

晚上吃過晚飯回酒店,果然看到了古鎮的雙橋映月。早春的月色和水色都寧靜又冷清。水面上有晚風吹來,文美覺得有些冷,也不耽擱,趕緊回酒店了。

前后在上海住了近十天,每天都獨來獨往,吃飯也大部分時間是一個人。文美開始想念北京,想念爸媽做的炸醬面了。爸媽總是喜歡在這件小事上聯手,一個人炸醬,一個人鼓搗菜碼。父母這輩人就是這樣,一起做著這些波瀾不驚的小事就一起走了一輩子;今天的年輕人,可能一起見識了壯麗的山川、浪漫的海灣、打動人心的藝術......,也不能在心底里真正彼此認可,認定對方就是自己要攜手一生的人,也不敢輕許承諾。

出差帶來的衣物并不多,文美還要及時洗衣服,這樣才能早點晾干了換洗。文美不喜歡把貼身的衣物交給酒店干洗,這里也沒有洗衣機,就只好手洗。

寫完了在上海開會的稿子,也回復了白天的郵件,晚上文美會有少許的時間看看書、看看電視。有時候她還會和代理商的負責人發信息討論一下項目的進展。

畢竟一個人的日子又寂寞又冷清。文美覺得不能再逗留在上海了,她寧可先回北京再回來;或者回了北京,叫別的同事來,反正她是必須要回去了。

“回家,回家......”文美一再向領導表達這個意愿。

“再堅持一下,把這個項目順利落停。”領導的語氣是緩和的,態度是堅定的。

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啊。



三、投標



廣告代理商的項目最終需要參與正式的招投標。投標的前一天晚上,文美和代理商一起加班到很晚,凌晨三四點鐘才把標書封好。回酒店草草打了個盹,第二天一早趕去投標現場。

投標的會議室里,文美坐的位置靠窗,窗戶有個縫隙,一直有冷空氣吹進來,文美不禁裹了裹披肩。代理商的負責人看上去和文美年紀相仿,或者比她稍稍大上幾歲,年輕沉穩的樣子。他走過來嘗試關嚴那窗戶,但那縫隙怎么都合不上。他自己坐的位置倒是吹不到冷風,就對文美說,“要不要我跟你換一下?”

文美瞬間覺得很溫暖,前一天晚上加班,他們都已經又困又乏了,他還會想著照顧別人。況且,這些天,為了同一個項目奔波,他們之間也有了些信任。文美搖搖頭,表示沒關系,畢竟在這個項目里他比她扮演的角色更重要,還是自己扛在這個風口里吧。投標馬上就要開始了,會議室里肅靜起來,各方都表情凝重,他也不好再堅持。

很快,主持人開始唱標了,宣讀投標方的報價。投標的人都拿筆記錄著別人的報價,判斷自己的報價是否合理和有競爭力。

然后就是講標,然后就是等待,等著評審……

快到傍晚的時候,投標的工作才基本上結束了,這時候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消息了…..

“晚上一起吃晚飯吧。”代理商的負責人說。

“累了,還是改天吧,咱們還是各自回去休息吧。”文美說。

他也不堅持,默默點頭。



四、梅龍鎮



文美從投標的大廈里走出來,漫無目的地走了一個街區。南京路上一家古色古香的飯館映入眼簾,文美在一期美食節目里看到過這家酒店,那是一家百年老店,她很喜歡這酒店古老的樣子。文美邁步走進這家酒店,找了一個二層挨著天井的位置坐下。服務生把菜單送上來。

確實是累了。不僅是體力上的,還有精神上的。還有想家,想念北京,摻雜在一起。

文美開始點菜,“來一個干燒明蝦,要整只燒,再來一個蟹粉蹄髈,再來份熏魚,再來一個……”

“就您一位嗎?這些夠了。“服務員提醒著。

“就一位!不夠!這個‘富貴魚鑲面’有嗎?這個‘素火腿’有嗎?還要這個‘干燒春筍’。紹興黃酒有嗎?來一壺。”

……

“這里的楊梅酒比較好,要不要嘗嘗?”文美正在點菜,背后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。文美不回頭也知道是誰,代理商的負責人站在她身后。

文美有點尷尬,不得不轉身站起來,顯然,自己點的菜他都已經聽到了,作為女同學,一個人點了大半桌菜,而且還要了一壺酒。并且她剛剛說了她不吃飯,她要回去睡覺的……

“呃,楊梅酒......,也行……”文美支吾著。

這頓晚餐倒是愉快的。他們累了這么多天,都放松下來了,沒再談工作,說了好多沒要緊的事。從北京菜和上海菜的不同,到北京這座城市和上海這座城市的不同,到他們童年在各自城市里的趣事……。楊梅酒和黃酒一樣,也是有些上頭的。

喝了酒,他不能開車,就叫了輛出租車送她回酒店。他不是一個話很多的人。到酒店門口,文美向他道謝,他也只是點點頭。看她進了酒店,他就乘同一輛車回去了。

文美暈暈乎乎回到房間,倒頭就睡。這一覺倒真是解乏。



五、北京,北京



第二天,文美坐高鐵回京。代理商負責人發信息來說,他在客戶那里,不能去送她,叮囑她路上小心。其實,她也沒指望著他會送她。出差來上海,大多數時候都是獨自來獨自去的。

火車一路向北,只在為數不多的經停站停留很短的時間,汽笛聲聲,站臺空曠。

北方的不少地方下了場春雪。早春的雪似乎跟冬天里的雪有些不同。大概是冬天沒有下雪的緣故,春雪就有點像是補償,補償一個冬天的寒冷和單調。也許好的緣分,好的相遇,好的惺惺相惜的情誼,都會像這雪,不會錯過吧?

雖然人還沒有回京,但是聽說報社的變化很大。報社裁員了,那個曾經幾乎養活了整棟樓的紙媒體,如今只剩下為數不多的人。還好,文美是僥幸留下來的。這也不能怪誰,時代總是在淘汰一些東西。聽說裁員之后,報社要搬離現在的辦公區,騰出整層的辦公空間,給新興的業務單元。

從高鐵的車窗看出去,鄉村曠野上的雪還沒有褪去。傍晚的霞光里,云的顏色很重,形狀疏離而且怪異。

不知道為什么,會在這個春雪尚未消融的日子里,回想起少年時一段懵懵懂懂的感情。曾經有一個人對她說,“你若不傷,歲月無恙。”當時只當那是句附庸風雅的話,當時只道是尋常。現在回想起來,卻也有些感動。有些人,走著走著就散了,天涯陌路,只留下少許回憶,會在不經意的某個瞬間悄然侵蝕自己的記憶。“你若不傷,歲月無恙。”今天,還有人愿把你作為歲月里唯一的牽掛嗎?而世事變遷,歲月無常,又有誰能左右它太多呢?
網友評論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寫的真好!!期待更多美文(空) 夢瑾 2017/06/07 17:33

發表評論關閉窗口
聲明:該作品版權歸 下午茶 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!
該作品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,與本網站無關。
該作品如果涉嫌抄襲等所引起的法律糾紛由作者負責。

版權所有 回龍觀社區網 Copyright© 2000-2020
中超恒大球员薪水表 西甲联赛直播(万博) 微信投票赚钱苹果版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浙江快乐12 新疆18选7开奖时间 晓游棋牌客服 2017白小姐资料一肖中特 E游彩苹果 3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海南环岛赛彩票作弊